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花猪(www.60400.com),专注花猪生活智慧网!
当前位置:花猪特码 > 花猪生活 > 正文

横渡大西洋:平静深渊的怀旧之旅

时间:2017-10-06 01:23 来源:未知 作者:花猪 阅读:
大海如深渊,巨轮上的横渡海洋之旅,集合了人类航海的最新技术、探索大海从未停止过的好奇,以及背后高效的服务能力。

旅行是一段偷来的时光,一种对日常琐屑生活带有喜剧意味的背叛。

前段看到一则在“知乎”上收获全网最高点赞的帖子,谈到人生最重要的三种能力:人际交往中的期望值管理能力、阀值自控意识、应对主观时空扭曲的能力。这“应对主观时空扭曲的能力”,说的是大部分人都会随着年龄增长,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了,从青少年时期的一日三秋,到老年时感觉到白驹过隙。作者提供的一种解释是,当一个人在新的一天中接触不到新信息时,就觉得日子在重复以往,过得很快;而体验新东西恰恰是放慢主观时间的命门,这就好比去陌生国度待一个月,绝对比待在办公室一个月,感觉日子要长得多。所以作者说:“摆脱熟悉区,你就能延长主观生命。”

 

摆脱一个人地理上的熟悉区,也就是我们说的旅行。而探寻一段不熟悉的历史,是在思想意识上,到达另外一个陌生国度,“过往即异域”。当我站在纽约港码头,即将搭乘巨型邮轮以百年前的方式横渡大西洋时,心里盘算着,这从地理时空到历史文化上双重的异域感,看来要将这段旅行的日子过成慢镜头的感觉了。

寻根问祖的怀旧之旅

“玛丽皇后二号”横跨大西洋的路线,来往于英国南安普顿和美国纽约两地,走的正是当年“泰坦尼克号”的路线。1912年“泰坦尼克号”从南安普顿起航,成为英国白星航运公司与其他邮轮巨头在大西洋上竞速的又一利器。大洋彼岸的美丽新世界粗粝而新奇,缺乏底蕴,又充满希望。当时正处于欧洲陷入“一战”的前两年,“日不落”帝国向下的抛物线刚刚划出痕迹。100多年后的今天,同样的路线,大西洋本身的变化远赶不上它两端的人类世界。2017年的夏天,英国处在悬浮议会中,艰难的脱欧谈判正在进行中。新世界那端,东海岸的精英媒体,整日围绕着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发文,陷入一轮轮口水战。民众或热烈或淡然地参与着各自的政治议题,同时又不耽误地享受着夏日里的度假。

欧美人对在大西洋上的航行有着历史情感,跨越大西洋被不少人看成人生清单上的必选项。我这趟从纽约到南安普顿的航行,从乘客的国籍构成上就能看出这点。在2500多名乘客中,英国人有1200多名,美国人900多名,中国人12位(包含了我们6位)。不少欧美游客是大家庭一起出行,把这段行程看作一次纪念之旅。“玛丽皇后二号”是如今唯一一艘横渡大西洋的邮轮,它会经过沉在洋底的“泰坦尼克号”,这恐怕是今天的人们与百年前那艘明星邮轮最近距离的接触了。

“如果‘泰坦尼克号’没有沉没,会怎样?”即使过了100多年,它依然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我看到网上一个最俏皮的回答是:那将是电影《革命之路》里的结局。不过如果《泰坦尼克号》里的露丝和杰克顺利到达纽约港,他们在美国入境时也将面临不一样的境遇。按照美国当时的入境规则,头等舱和二等舱的乘客不用下船办理手续,移民局工作人员会上船为他们办理,这些有经济能力的成功人士是美国欢迎的对象,入境时几乎不会遭到拒绝。但是像杰克这样的三等舱船客,入境会遇到非常大的不确定性。

所有三等舱客人,需要到设在纽约的艾利斯岛上的美国联邦移民局接受审查。艾利斯岛就在自由女神像附近,在1892到1943年间,大约1200多万移民通过这里的审查进入美国,1990年移民局旧址被改建成了移民博物馆。据说今天的美国人,有超过40%的人可在艾利斯岛移民博物馆追溯他们的祖先,这里成为美国人寻根问祖之旅的重要一站,也是所有对美国历史感兴趣的人可以探索的地方。根据估计,在1200万从埃利斯岛进入美国的移民中,约有1050万人从新泽西州的中央铁路终点站搭乘火车前往美国各地。

博物馆的大厅就是当时检查移民的场所,博物馆大楼既是一个历史性门户,也是实际入境点。漫步在大厅里,各种历史照片和实物展览将人完全带入当年的氛围,照片里在走廊中排着长队的移民们疲惫、兴奋又不安的精神状态扑面而来。家庭历史中心还可以浏览当年的照片、船运清单和乘客姓名。

19世纪80年代之前,美国的移民大多来自英国、爱尔兰、德国等,其中人数最多的来自英国,这些移民与美国人有着大致相同的语言和传统,他们中许多人是有工厂工作经验的熟练工,因此很容易适应新大陆的生活。1880年后,西欧及北欧移民开始减少,由来自东欧和南欧移民取代。这些人大多来自俄罗斯、波兰、罗马尼亚、意大利、希腊等地。这些新移民中的许多人不会说英语,来自贫困地区,基本只受过很少教育,但是他们为美国补充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。

移民者每人平均花费3~7个小时完成入境手续,包括登记、排队、问话、身体检查等。绝大部分人能通过智商和健康检查,有问题的人被遣送回国。一些非熟练的工人被拒绝,因为他们被认为“有可能成为公众负担”。那时沙眼也被当作严重的传染病,患有沙眼的人遭到拒绝。幸运的人们便到“分离门”外接受洗礼,然后坐上轮渡向美国本土驶去,从而拥有了美国国籍。艾利斯岛既被称为“希望之岛”,同时也被叫作“眼泪之岛”,一旦家庭成员中有人检查不合格被遣返,这一家人就很可能永远天各一方。

我曾在博物馆看到一些上了年纪的美国人,在博物馆的查询系统里,认真地寻找着自己祖先入境美国的历史,肃穆的神情让人印象深刻。“脸书”的创始人扎克伯格提到,他的曾祖父母当年正是通过艾利斯岛的考验,进入了美国。

在越来越多的人乘坐飞机跨越大西洋之后,设在港口的移民局变得没有必要。艾利斯岛在1943年结束了作为移民局的历史使命,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,大西洋上远洋客轮的黄金时代无可挽回地逝去了。

(责任编辑:花猪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